太阳石(之二)(墨)帕斯 赵振江译

玉石上火的字迹,岩石的裂缝,蛇的女王,蒸气的立拄,巨石的源泉,月亮的竞技场,苍鹰的山冈,茴香的种子,细小的针芒——生命有限却给人永恒的悲伤,海沟中的女放牧者,幽灵山谷的看守女郎,吊在令人眩晕的峭壁上的藤蔓,有毒的攀缘植物,复活的花朵,茉莉的花坛,长笛和闪电的夫人,生命的葡萄,伤口上的盐,献给被处决者的玫瑰花束,八月的雪,断头台的月亮,麦穗、石榴、太阳的遗嘱,写在火山岩上的海的字迹,写在沙漠上的风的篇章,火焰的脸庞.被吞噬的脸庞,遭受迫害的年轻的脸庞,周而复始,岁月的梦乡,面向同一座院落、同一堵墙,那个瞬间在燃烧而接连出现的火焰的脸庞只是一张脸庞,所有的名字不过是一个名字,所有的脸庞不过是一张脸庞,所有的世纪不过是一个瞬间,一双眼睛将世世代代通向未来的闸门关上,我面前一无所有,只有今晚从众多形象的梦幻中夺回的一个瞬间顽强雕琢出的梦幻,高悬手腕,一字一字地从今晚的空虚中提取的梦幻时间在外面流逝,世界在用吃人的时间叩打我心扉的门环,只是一个瞬间当城市、姓名、味道、生命在我盲目的前额上溃散,当夜的沉闷使我的身心疲惫不堪,当岁月将可怕的空虚积攒,我牙齿松动,眼睛昏花,血液放慢了循环,当时间合拢它的折扇,当它的形象后面一片茫然,死神围困的瞬间堕入深渊又浮回上面,威胁它的是黑夜及其不祥的呵欠还有头戴面具的长寿死神那难懂的语言,那瞬间堕入深渊并沉没下去像一个紧握的拳,像一个从外向里熟的水果将自己吸收又使自己扩散,那半透明的瞬间将自己封闭,并从外面熟向里边,它将我全部占据,扎根、生长在我的心田,繁茂的枝叶将我驱赶,我的思想不过是它的鸟儿,心灵之树,具有时间味道的果实,它的水银在我的血管里循环,啊,将要和已经生活过的岁月,化作潮水而且头也不回的时间,过去的历史不曾是而且现在却正变成并悄悄汇入另一个模糊的瞬间:面对岩石和硝石的傍晚——它装着无形的刀片,你将难以名状的红色字迹写在我皮肤上面而那些伤口像给我披上火的衣服,我毫无损耗地燃烧,我寻找水源而你的眼里没有水,你的眼睛,你的下腹,你的臀部,你的乳房都是岩石造就,你口里散发的气息宛似灰尘和有毒的时间,你的身体散发着枯井的味道,渴望者的跟睛不停地闪烁像一面面明镜的走廊,它总是返回起点,你盲目地牵着我的手臂沿着那些固执的长廊走向圆心,你昂首挺立像凝聚在斧头上的火焰,像光芒一样耀眼,像囚徒的断头台一样令人胆寒,像皮鞭一样柔软,像月亮的孪生姊妹一样婀娜多姿,你犀利的语言在我的胸膛上挖掘,使我空虚并将我的记忆驱散,我忘却了自己的姓名,我的朋友在猪群中号叫,或由于被太阳吞噬而在山涧霉烂,我只有一个长长的伤口,一个无人涉足的深洞,没有窗户的现在,来回、重复的思想反映并消失在自己的透明中,被一只眼睛穿透的意识——这眼睛注视着自己直至沐浴光明; 梅露西娜我看到你粗大的鳞片在晨曦中闪着绿色的光芒,你蜷身睡在床单里醒来时像鸟儿啼唱,跌进无底深渊,洁白而遍体鳞伤,只剩下叫嚷,千百年后我发现自己咳嗽不止、老眼昏花,将古老的照片弄得杂乱无章: 没有人,你不是任何人,一堆灰烬和一把笤帚,一把掸子和一把钝刀,一根吊着几块骨头的皮绳,一串干葡萄,一个黑色的坑,在坑底有一双千年前淹死的女孩的眼睛,
配图 太阳石
配乐 Harmonies des bois, Op. 76 (version for cello and orchestra): Harmonies des bois, Op. 76: No. 2 Les Larmes de Jacqueline (version for cello and orchestra) 艺术家 Werner Thomas-Mifune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