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胜 容器

只有从未离开故乡的人才会真正失去它16岁时,我离开武胜每次回来,都会震惊于又一处景物的消失:山岗、树林、溪流这里应该有一座桥,下面是水库这里应该是台阶,落满青冈叶在陌生的街道,一步一停我偏执地丈量着那些已不存在的事物仿佛自己是一张美丽的旧地图仿佛只有在我这里故乡才是完整的,它们不是消失只是收纳到我的某个角落而我,是故乡的最后一只容器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