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顾彬 车票

你的身上还有印章,它让我知道,
哪天,几点,哪条路线
我们初次相伴。
第二天我没有扔掉你,
在另一钟点,另一路段。
我仍然把你带在身上,
即使昔日的同伴
早已不在。
曾经的轨道,现在
荒草萋萋。
日子早已远去,
时间不再被钟表显示。
仅仅还有23小时。
多年来只有你留下来陪我,
只有你顾念我的孤单。
有时候我们一起回望,
遥想我们的幸福时光,
一次又一次,那日子,路段和时间,
只为我俩。我们设定长久,
在从来没有长久的地方。
海娆 译
选自《顾彬早期作品》(第一辑)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