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桐 我和春天有一个约会

若不是雷声提醒虫鸣,我几乎忘了和春天有一个约会,那远在少年时就订下的盟约。阴雨的季节太长,人间的是非太忙,春天,是否也一样健忘?行云接受远天的邀请,风筝飞出公寓,杜鹃烧红了山岭,谁又在岁月的那头召唤?我想起那鹧鸪临走前一再叮咛:春天,还在霜雪中久等。我要辞别我的老板,以及这座曾经流连的城市,携带一叠发黄的稿纸,几本未读完的旧书,和半生的荣辱与悲喜起程——蜻蜓结伴到路上欢迎,一只野兔蹲伏草径,竖耳倾听,迟到的脚步声走近走近……被东风吹暖的湖畔,阳光晒绿了桦树林,鹳鸟们不耐等待,相继逸出云山荡漾的倒影。我想起和春天有一个约会,那远在少年时就预约的风景;好花刚开到一半,草木在前路上抽芽萌长,所有的心事都悄然放晴,春天,请你等一等。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