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梦

于故乡的石板路上,我踽踽。 故人一去,芳踪难觅。酸透心的是,村口杏树上汁液丰满的果实。 外婆的故事,仍在狗尾草一样的疯长,疯长成原野上一座永恒的墓碑。池塘边总也打捞不到童年的记忆。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