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彦-又见槐花开

《又见槐花开》
作者:卢彦
播读:北国飘雪
小区门外的巷子两旁,沿街栽滿了槐树,我毎天从它的身边走过都能感受到它的气息和精神。
我喜欢槐树, 它象北方人的性格,平凡中透着坚毅顽强,朴素中安于和协奉献,不管生存环境和空间多么恶劣贫瘠都能安身立命郁郁葱葱。
每每看到槐树的挺拔身姿和无尽的惬意,我都会产生无限的敬意和遐思。槐树应该受到人们的尊敬和赞扬,不是吗?你看,不管是清晨或黄昏,不管是风和日丽或风雨交加,槐树都是展露着勃勃生机,给人以翠绿婆娑蒸蒸日上的感觉。每当春来复始槐树都率先抽出新绿给春光增添无限的气色和新意;酷热的盛夏,浓绿殷实的槐冠就无私地撑开大伞,遮避烈焰的熏烤,带给人们丝丝的惬意和凉爽;秋天,槐树又象一位慈母,敞开博大的胸怀去拥抱那即将到来的丰硕和喜悦;冬天的时候,槐树则是另一番景色,在白雪的映衬下,它象一位汉子筋骨耸立枝哑参天,蕭杀中顶天立地不畏严寒……。然而,让我最动心、最赞美的还是那滿树槐花盛开绽放的日子。
六月是槐花开放的季节,骄阳下的槐树生机盎然,不见半点散懒和萎靡,那白色的花苞象串串珍珠挂满枝头,一朵朵的槐花好似一只只欢快的白鸽和鹭鸶在翠绿的枝叶上跳跃飞舞,充滿着欢愉和希望。毎到这个槐花盛开清香四溢的时侯,我都会站在树下嗅着那沁人的芬芳,久久不愿离去……。我曾沉醉粉艳的春桃、圣洁的梨花,也曾为金秋的黄菊吟哦,但不知为何,让我萦绕于怀为之动心的还是那素洁高雅甘于奉献的槐花。
去年初夏的日子,我和家人一起去棋盘山郊游。一路上大家有说有笑,别提多开心啦,当你经历了宅家抗疫的苦闷后,又可以回到绿野蓝天气爽神怡的大自然怀抱,那是何等的畅快和欢乐啊!车子沿着毛望公路前行,透过车窗路边的景色扑面而来,阳光下,山路弯弯林木遮避。拐过一处山坳,眼前豁然开朗,在那丘陵起伏沟壑纵横的山坡之间跃出了大片大片的槐树林,一棵挨着一棵,一片连着一片。令我惊喜的是那无边无际的树上槐花象千千万万只海鸥跳动在枝头,翱翔在绿色的海洋之上,近瞅远望,你被那欢快的花木蔟拥着、包裹着。山风徐来,那一片片、一串串的洁白象海中的浪花向你涌来,到处都是幽香和清新,让你陶醉、让你痴狂,看不够,望不断……。那是欢乐的海,那是生命的源!
欣喜之余,我让孩子停下车来,到路边的林中去寻那自然的赐与和难得的欢愉。山风摇着槐叶沙沙作响,站在槐下,任由低矮处的槐枝轻轻地拂面,有谁不会沉醉在这花香四溢的圣洁之中呢?倘佯中,暮见前方的林间草坪上摆着一排排的木箱,噢,那是养蜂人的蜂房吧。趁着兴至,我们前去踏看。茵绿的草地上环型地摆着三排蜂箱,那些勤劳的小精灵在槐花的海洋中往来穿梭好不忙碌。养蜂人是个40多岁的四川汉子,憨厚热情。攀谈中我才知道他己经来了一个多月了,而且是年年都到这里放蜂采蜜,他说这里的风水好,槐花茂盛,蜜蜂酿出的槐花蜜纯正甘甜,很受欢迎,每年都能卖出好价錢。他还热情地冲了几碗蜜糖水让我们品尝,那蜜糖水的甘甜喝在嘴里流遍全身,好象整个人都被包裹在甜蜜之中了。
和养蜂人告别前,我们买了两罐槐花蜜,看着那瓶中透着金色的蜜糖,我觉得是带走了我们对槐花的崇敬和依恋,带走了那漫山遍野的甜蜜和芬芳。
唐代诗人李频在赞颂槐花时有“即应来日去,九陌踏槐花”的美妙诗句。我想世事苍桑古往今来都是一样的,美的就是美的。槐花的浓郁芬芳、槐花蜜的甘甜可口是谁都会过目不忘的。我们的家园正经历着一场亘古不遇的病毒魔难,但是我们战胜疫情的决心和力量会象槐树那样坚轫不拔挺立向上生生不息,我们一定会胜利,正象那位养蜂兄弟说的:"我们还要生活,一切都可以重来,我们还要活的更甜、更美、更加滋润”。
此时此刻一首飞出心中的诗歌代表了我对槐树、槐花的崇敬和赞叹:
六月流丹正酷时,翠屏白鹭又登枝。
蜜凝去岁常思远,花落今番未见迟。
摇曳三匝迎故客,含羞几度会新知。
唯堪素洁情中趣,娥女埋头献赋诗。
我喜欢槐花的高雅圣洁,喜欢槐花怒放的季节,我更喜欢槐树那含蓄、奉献、克苦和无私无畏的精神!
卢彦,诗人、作家,笔名霜重,沈阳市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曾任辽宁省诗词学会副秘书长、沈阳市诗联协会副会长、沈河区作协副主席、受聘于辽宁下一代美育教育发展中心专家委委员、沈阳市殘疾人联合会文化使者、沈河社区学院诗词班讲师。多次获得全国、省市诗歌丶文学大赛奖项,被评为辽宁省诗教先进个人。作品发表在中央电视台丶光明日报、辽宁日报及《诗潮》等多家报刊杂志,並出版发行《霜重集》等文学著作。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