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 劳伦斯 我像玫瑰

我终于是我自己了;现在,我已抵达了根本的自我。我拥有醇厚的奇迹充满优秀的暖意,我逸出的,是清澈而唯一的我,从我的同伴中完美地逸出。我在这儿完全是我自己。即使玫瑰花丛把清澈的汁液涌到极致,从清丽至极的玫瑰中,绿色而赤裸地逸出也不如那个由我带给我的那个自己。译者:欧阳昱选自《大象:劳伦斯诗选》磨铁读诗会 | 四川文艺出版社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