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厘头的爱情诗 奥登《要事优先》简析

要事优先 (美)奥登 马鸣谦 蔡海燕译在冬日的黑夜醒来,我枕着自己温暖的臂弯,静听暴风雨的肆虐,人犹是半睡半醒,直到它能够开始解读那间歇性的呼啸,将气流的元音和水流的辅音转译成爱的言语,暗示了—个特定的名字。我几乎不能开口说话,虽然必须承认它刺耳又笨拙,可它仍在赞美你,你被认作是月亮和西风的教子,有能力去驯服那些似真亦幻的怪物,它将你存在的姿态比作一个山地国家,绿草由人工培植,蓝天靠运气的眷顾。它如此的喧嚷,却单单挑中我,为我复原了—个白天,异常的寂静,连一英里以外的喷嚏也可听闻,恍然间我正随你在火山岩海岬上散步,这一刻,永恒如玫瑰的注视,你的在场如此偶然,如此宝贵,就在那里,就在眼前。不仅如此,一个讪笑的魔鬼每过—时就会来烦扰我,操着一口流利英语他预言了这样一个世界:在那里,每处圣地都已被尘沙掩埋,所有教养良好的得克萨斯人①都会被他们的向导彻底蒙骗,而仁善之心如黑格尔学派的主教②已灭绝。怀着感激,我睡到了大清早上,这并不是说它对我解读的暴风雨的言语有多么地信任,只是平静地将我的注意力移向收得的结果——我的贮水箱存了那么多立方的水足以抵御这个酷夏-正所谓要事优先:很多人无须爱也可苟活,但没有水则万事皆休。③ 1956年译注————————————————①这里涉及美国得克萨斯州的州名来历。据说州名来自印第安语“tejas,意为“朋友”或“盟友”,当年西班牙探险家在命名该州时将这个本应该为人称的词误以为地名,就由此沿用下来。②门德尔松教授指出,“黑格尔学派的主教”指的是那些能够将旧教义与新哲学协调 起来的神职人员。③关于结尾行,奥登在1972年接受((巴黎评论))采访时曾说起一段趣闻:奥登的朋友多罗茜·戴伊因参加示威活动被关进了第六大道和八号街的女子监狱,事后奥登从她那里了解到一件事:“嗯,有个星期的礼拜天,在这个地方,女孩们排队下楼去淋浴。一群人被领进了门,这时,—个妓女在高声念诵:‘很多人无须爱也可苟活,但没有水则万事皆休……’那是我一首诗里的句子,才刚刚发表在《纽约客》上。听到这个的时候,我知道我没有白写。”选自《奥登诗选 1948-1973》(英)W.H.奥登 马鸣谦 蔡海燕译 王家新校 奥登文集 上海译文出版社 2016年1月出版配图 英国学院派画家弗雷德里克·莱顿 Acme and Septimius 无厘头的爱情诗 奥登《要事优先》简析 作者:大喜
英裔美籍诗人奥登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诗人之一,他一生创作了大量诗歌作品,奥登的诗题材广泛,在现当代诗人中极其瞩目,他写爱情诗;也写社会的各个层面;他有对现实和历史深刻的思考;也有对某个生活场景的即兴描写。 今天和大家分享的这首《要事优先》,是一首爱情诗,诗人在一个暴风雨的冬天夜晚,听着风雨的声音,想象着回响在夜空中的声音,在呼唤着爱人的名字,而爱人的名字,意味着一个辽阔的世界。写到这里,这首诗已经足以跻身传世的爱情诗行列,但是一个幽默的结尾,却闪了读者的腰,也让这首诗显得独特,最后这段也就是题目《要事优先》的由来,出人意料是英式幽默的常用手法,正当读者沉浸在深沉的情感中,诗人突然说,天亮了,充沛的降水注满屋顶的贮水箱,没有爱情也可以活着,但是没有水却很难活下去。就像戏剧演到热闹处,观众正被剧情吸引的时候,突然一个人出现在舞台上点评演员的表演,说XX表情做作,略显浮夸。这种手法在后现代电影中被广泛采用。比如1996年周星驰的电影《大内密探零零发》就出现过这样的情节,而奥登早在1956年就在诗歌中使用了。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