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元曲里的蚀骨爱情

作者:佚名
朗诵:郎郎乾坤
制作:Lotus

触摸元曲里的蚀骨爱情

如果说世人传唱的经典戏曲,是永远不会老去的旋律,令人心醉神驰。那么元曲中的戏文则是口袋里的一块温润的的玉,触摸它,我见犹怜。

近日,重新翻阅经典戏文《西厢记》《梧桐雨》《窦娥冤》《汉宫秋》……又一次在元曲文字的精美绝伦中沉沦。

一直觉得,那些经典的元曲,在岁月深处愈发温润,愈发润泽透亮。那种深刻的美,会在你遇见它的那一刻惊艳你的时光。

一则则戏文写尽世道人心,或悲苦,或欣喜,或美好,或凄凉;人生百态,戏即是音。戏文写尽人间疾苦繁华,字字入目,一一在心。

戏曲的美,是自有形态的,它需要深厚的功底去展示,无声不歌,无动不舞。有些美则可以通过文字来传达,诸如元曲,你必须耐心地深入,才能体味到它的怦然心动,体味到它静水流深下的浮光掠影。

王实甫的一幕《西厢记》,一段传世情。崔莺莺的出现像一道光,把张生的一生点亮;张君瑞则是一道伤,莺莺愿一生拥有,莫失莫忘。

他们待月西厢,在普救寺这一佛祖修行之地,寻找自己的前生今世,让爱在遇见中轮回。

“怎当他临去秋波那一转!休道是小生,便是铁石人也意惹情牵。近庭轩,花柳争妍,日午当庭塔影圆。春光在眼前,争奈玉人不见,将一座梵王宫疑是武陵源。”这是普救寺中,张瑞君初见崔莺莺时的心情唱词。

不用太多的言语,只是回眸一笑便百媚横生。只是一眼,崔莺莺便用绝世的容颜掠去了张生的魂魄,把张生读过的四书五经全部焚毁,仁义道德构建的城墙轰然倒塌。他在一片轰然倒塌的瓦砾上,独自一人回味着她的惊世骇俗的美颜……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遇见了,心动了,于是就有了不管不顾,就有了千方百计地靠近,情心赤诚,感动佛祖。孙飞虎这一草头将军的出现,红娘中间的尽力周旋,让张生和莺莺处于死地的爱情回转,玉成了一段传世姻缘,谱写了一则不老的经典篇章。

白朴的《梧桐雨》曾被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称作”沉雄悲壮,为元曲冠冕”。白朴的文字最能触动我心弦的不是李隆基与杨玉环的恩爱之初,而是明皇在玉环死后对她彻骨的思念。

他爱她,给了她无上的荣耀。他认为他们的爱会天长地久。可是在生离死别面前,所有的’深爱都会变得软弱无力。爱又怎会随着死亡延续下去呢?

“惊我来的又不是楼头过雁,砌下寒蛩,檐前玉马,架上金鸡;是兀那窗儿外梧桐上雨潇潇。一声声洒残叶,一点点滴寒梢,会把愁人定虐……”静夜,雨打梧桐,声声泪。雨滴滴穿了他的情绪,他的悔恨和思念蓬勃而出。

如今独自虽无恙,问馀生有甚风光?情天长恨,为爱永绝。秋雨凄凄,贵妃死后,上皇的生命里,再无春天,再无美好的眷恋。

在元曲痛楚、感伤、唯美或优雅的叙述中,一个个故事像花儿一样无拘无束地绽放。爱情琥珀一样生长在元曲这块温润的玉如意里,千年不朽。

艺术家简介
郎郎乾坤 (朗诵者)

郎郎乾坤(本名:郎明传),英语高级教师,英汉双语播音,多家公众平台主播,曾获市级广电局主办的播音大赛一等奖。

朗诵网指数:热度 [4.2万],亮度 [688],密度 [62]
lotus (配乐制作)

Lotus (本名贺春莲),来自于湘西苗族山寨,现供职于广州某医院的一名医务工作者,文学爱好者、音频视频制作发烧友。

朗诵网指数:热度 [4.2万],亮度 [682],密度 [63]
5/5 - (3人喜欢)

您可能还喜欢...

1 条回复

  1. 占志强说道:

    在看似“平淡”中彰显文字本身蕴含的魅力,让我想起赵老诵读的《文化苦旅》中篇章。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