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里的春天其四《春江花月夜(中)》

作者:云云云初夏
制作:Lotus
朗诵:郎郎乾坤

春江花月夜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两句描写了一个近乎透明的世界,天水相接,无一丝尘埃,唯有一轮明月高高悬挂。澄澈的景色总能给人带来心灵上的澄净和哲学上的深思。对着这一轮明月,诗人不禁问自己:“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到底是谁最先在江边看到了这样美丽的明月,明月又是什么时候开始照耀着人呢?这样的问题是无解的。前人写到自然的永恒和人生的短暂时,大多感喟不已。如汉代古诗《回车驾言迈》中说:“人生非金石,岂能长寿考?”魏晋时的阮籍也在《咏怀》中说:“人生若尘露,天道邈悠悠。”而张若虚的回答并不低沉,他写道:“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尽管江月永恒而人生短暂,但人的存在也是代代相续的。年年相似的明月似乎是在等着什么人,这个人却一直没有出现。陪伴它的是什么呢?只有流动的江水。这也恰好呼应了上文“孤月轮”中的“孤”字,同时为下文写男女分离之苦奠定了感情基调。

这样的良辰美景使诗人不由得想到和爱人的分离。“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悠悠而去的白云象征的是离家之后的游子;“扁舟子”寓意游子在外,如风浪中的一叶小舟,飘忽不定。古人送别不像我们现在,我们都是送到车站,他们是跟着车船一直送出很远,直到岔路口才正式分别。“浦”在古代指河流交汇处,“青枫浦”应该就是诗人和爱人分别的岔口;“明月楼”则是思妇思念游子的地方。四个意象将游子的思归、思妇的盼归以及当时离别的不舍都生动展现了出来。

诗人的思绪随着月光进入了闺楼,想象此时心爱的人正在做什么。“可怜楼上月裴回,应照离人妆镜台。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月光似乎理解妇人的苦闷,徘徊在闺楼上不愿离去,想要和她做个伴儿。月色入户,洒落在梳妆镜、帘子和捣衣的砧石上。这皎洁的月光虽美,却勾起了妇人更多相思的愁绪。月光“卷”也卷不去,“拂”也拂不完,一卷一拂既写出了月光的依人,又将妇人对游子的期盼、久等不归的惆怅生动地描绘了出来。

艺术家简介
云云云初夏 (作者)

百家号:“云云云初夏”。个人签名:一蓑烟雨任平生,也无风雨也无晴

朗诵网指数:热度 [781],亮度 [98],密度 [8]
郎郎乾坤 (朗诵者)

郎郎乾坤(本名:郎明传),英语高级教师,英汉双语播音,多家公众平台主播,曾获市级广电局主办的播音大赛一等奖。

朗诵网指数:热度 [4.2万],亮度 [688],密度 [62]
lotus (配乐制作)

Lotus (本名贺春莲),来自于湘西苗族山寨,现供职于广州某医院的一名医务工作者,文学爱好者、音频视频制作发烧友。

朗诵网指数:热度 [4.2万],亮度 [682],密度 [63]
5/5 - (1人喜欢)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