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 卡瓦菲斯 在敞开的窗边

在秋夜的平静中我坐在敞开的窗边整整一个小时都处于完美的愉快的宁谧。叶子的轻雨飘落。易腐败的世界的叹息在我易腐败的本性中回荡。但它是甜蜜的叹息,它升起如祈祷。我的窗向一个未知的世界敞开。一个说不出的、芬芳的回忆的源头展现在我面前;翅膀击拍我的窗沿——爽朗的秋天的精灵降临我和环绕我,用他们纯真的语言跟我说话。我感到微弱的、深远的希望,而在我可敬的创造的沉默中,我的耳朵听见旋律,它们听见晶莹的、神秘的音乐,那来自群星的合唱。黄灿然 译选自《卡瓦菲斯诗集》,重庆大学出版社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