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涯 岁暮作

鸟在树巢。风在林中。柳树依偎杨木,柔顺,温良,等待一场约定之雪。春华易逝,秋华也如烟华。又在相容、相望中老去了一岁:宇宙,银河,我。“岁暮天寒,可拥字取暖。”或在明窗下思旧年,看园中疏叶凋萎。一些人开始收拾东西回乡,他们会沿着河流走,陪伴白茫茫的芦苇。我依窗淡看,无须为岁月暗伤。那冷落在园中和路边的桃李山楂,也会是明年喧闹的陌上春花。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