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麦 没人看见草生长

没有人看见草生长草生长的时候,我在林中沉睡我最后梦见的是秤盘上的一根针突然竖起,撑起一颗巨大的星球我感到草在我心中生长是在我看到一幅六世纪的作品的时候一个男人旗杆一样的椎骨狠狠地扎在一棵无比尖利的针上可是没有人看见草生长,这就和没有人站在草坪的塔影里观察一小队蚂蚁它们从一根稗草的旁边经过时草尖要高出蚂蚁微微隆起的背部多少,一样但草不是在我心中生长像几世不见的恐慌,它长过了我心灵的高度总有一天,当我又一次从睡梦中惊醒我已经永远生活在一根巨草的心脏选自《中国新诗百年大典第十九卷》,长江文艺出版社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