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从文 颂

说是总有那么一天,你的身体成了我极熟的地方,那转弯抹角,那小阜平冈;一草一木我全都知道清清楚楚,虽在黑暗里我也不至于迷途。如今这一天居然来了。我嗅惯着了你身上的香味,如同吃惯了樱桃的竹雀; 辨得出樱桃香味。樱桃与桑葚以及地莓味道的不同,虽然这竹雀并不曾吃过 桑葚与地莓也明白的。你是一株柳;有风时是动,无风时是动:但在大风摇你撼你一阵过后,你再也不能动了。我思量永远是风,是你的风。选自《沈从文诗集》,理想国 |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