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上的白色(长诗选二) (葡萄牙)埃乌热尼奥·德·安德拉德 姚风译

十七 我不知道什么是水之花,但我知道它的芬芳:初雨过后它爬上屋顶的平台, 裸露着越过阳台,走进屋子,依旧湿漉漉的身体,寻找我们的身体,并开始战栗:好像它要让我们 借它的嘴啜饮不朽的余泽让大地所有的音乐,天空所有的音乐都属于我们 直到世界尽头,直到晨曦升起。二十四 大海。大海再次跑到我的门前。我第一次见到大海,是在母亲的眼睛里,波浪连着波浪完美而平静,然后 冲向山崖,没有羁绊。我把大海抱在怀中,无数个,无数个夜晚,我睡去或者警醒,倾听 大海玻璃的心脏在黑暗中跳动,直到牧羊人的星星在我的胸膛上,踮着脚尖穿过布满刻痕的夜晚。 这个大海,如此遥远地把我呼唤,它的波涛,除了我的船,还曾拿走了什么?配图 丹麦印象派画家佩德·瑟夫林·柯罗耶 男孩沐浴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