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里的春天其三 《春江花月夜(上)》

作者:云云云初夏
制作:Lotus
朗诵:郎郎乾坤

春江花月夜

【唐】张若虚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这首诗被闻一多先生誉为“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它的作者张若虚也因这一首诗而“孤篇横绝,竟为大家”,赢得了“孤篇压全唐”(或者说是“孤篇盖全唐”)的美誉。因为诗文写得好,张若虚当时在帝都长安小有名气。他与贺知章、张旭、包融三人,因为都出生于长江之滨,且不拘礼法、天性洒脱,所以并称唐代“吴中四士”。这四个人,虽然是并称,但张若虚的名气远远不及其他三位,以至于他的事迹流传很少,诗歌也大都散失了,只留下两篇传世,《春江花月夜》就是其中一篇。

首先,这首诗的题目极具美感。“春”“江”“花”“月”“夜”,其中任何一个字写出来都是一幅美好的图景,这首诗也紧紧围绕这些美好的事物展开。某个春天的夜晚,诗人独自走在江边,一轮明月悬挂空中,江水静静流淌在月光之下,点缀两岸的是似锦的春花。面对这样的景色,张若虚的灵感如泉水般涌上了心头,于是提笔写下:“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可以想象一下,我们如果是诗人,面前是浩渺的江水,视野一片开阔,如何写出这阔大的景象呢?张若虚想到的法子是,以海的辽阔来衬托江水气势的宏伟,潮水江水一望无际。在潮水的尽头,一轮明月冉冉升起,这里诗人用了一个“生”字,赋予了潮水和明月生命,一下就把它们写活了。在这样的明月之下,江水的波澜都染上了月亮的光芒,星星点点,随着江水绵延千里。这景色不禁让人感慨:哪里的春江没有受到这月色的轻抚啊?有春江的地方就有明月,有明月和春江的地方就有这动人心魄的美!

收回远望的目光和感慨,看着近处的景色,诗人又写下:“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芳甸”是指开满花草的郊野,江水弯弯曲曲地流淌,像臂膀一样怀抱着花草,丛生的花草都被月光染上了银辉,就好像刚刚覆盖上了一层晶莹剔透的冰珠。空中的飞霜、岸边的白沙也都和月光融为了一体,目光所及处都是一片柔和的银白色。

艺术家简介
云云云初夏 (作者)

百家号:“云云云初夏”。个人签名:一蓑烟雨任平生,也无风雨也无晴

朗诵网指数:热度 [781],亮度 [98],密度 [8]
郎郎乾坤 (朗诵者)

郎郎乾坤(本名:郎明传),英语高级教师,英汉双语播音,多家公众平台主播,曾获市级广电局主办的播音大赛一等奖。

朗诵网指数:热度 [4.2万],亮度 [688],密度 [62]
lotus (配乐制作)

Lotus (本名贺春莲),来自于湘西苗族山寨,现供职于广州某医院的一名医务工作者,文学爱好者、音频视频制作发烧友。

朗诵网指数:热度 [4.2万],亮度 [682],密度 [63]
我要打分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