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第十四卷《烟火》

烟火

作者:白落梅
朗诵:伟大的战士

青春岁月里的相逢不需要任何约定,偶然的擦肩,一个不经意的回眸都可以结下一段缘分。我们都有过花枝招展的年华,为某个喜欢的人倾尽所有的激情,对着高山,对着河流,许下滔滔誓言。自以为是情种,走过一段缠绵的历程,而后开始有了厌倦,那时候,发觉过往的山盟水誓,只是一场青春的游戏。生存于这世间,我们应该遵守规则,人生的规则,爱情的规则,萍水相逢注定会是过客,缘尽时切莫苦苦强求。尽管如此,在苍翠美好的年华里,我们不能不热烈地爱。纵算会让自己伤痕累累,纵算转瞬一切都烟消云散,也当无悔曾经的付出。没有谁能够做到在年少时就淡然心性,倘若人与人之间都寡淡相处,又何来风华绝代的过程?人在江湖,当鲜衣怒马,明媚灿烂地过每一天。做自己想做的事,爱自己想爱的人,不问对错,不管结果。

后来我终于明白仓央嘉措为什么会不守清规戒律,会在拉萨古城的街头流浪。因为一个十九岁的青年,他内心窜流着奔腾的血液,让他安分地坐在至高无上的佛座上,不动凡心,这份强加于身的荣耀是一种残忍。或许坐于云端之上的佛,真的可以免去因果轮回,抵消情仇爱恨。但他们那份出自本能的悲悯,却会失去内心深处最柔弱的温情。仓央嘉措是活佛,可他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有一天他也会老死,我们将会看到一个度化众生的活佛,一个鲜活的生命,只剩下一副安静的骸骨。尽管他的灵魂不死,可以转世,但那已是来生,今生的一切都将随着生命的结束而终止。许多人认为仓央嘉措选择情爱,是因为他没有悟透高深的佛法,是因为他还没有看透人生的本真。而我却不以为然,我所感知的仓央嘉措,当是深晓人生短暂,任何的忍让与逃避都是对自己的辜负。他信因果,信来生,更信今生是自己的唯一。

郁积在仓央嘉措心底的热情,一旦被点燃,需要熊熊地燃烧,尽情地释放。当仓央嘉措那一晚从布达拉宫的侧门通往拉萨城的街头,意味着他情感的门扉再度被推开。一个被囚禁四年的生命,获得这么一次机遇,再也不会委曲求全地度日。情感似决堤的水,倾泻奔流,对于仓央嘉措来说,如今居住在达布拉宫的他是丢失了魂魄的活佛。而逍遥在八廓街小酒馆的宕桑旺波,是真实的自我。夜晚的小酒馆,灯火璀璨迷离,拉萨城里许多年轻的男女会不约自来,在这里喝酒嬉闹、唱歌跳舞,只为将炽热的青春演绎到底。似乎只有他们可以恣意妄行,可以醉倒在澄澈的月色中,不管不顾。这是一场无心的约定,夜来相聚,天明散去,谁也不问谁来自哪里,又将归去何处。今天的相逢或是明天的重聚,也可能是永远的离散。只是这些都不重要,他们要的是当下,是理所当然的拥有,是落崖惊风的决绝。

宕桑旺波无疑是酒馆里最倜傥、最风流的青年,他俊秀的面容,似秋波的眼眸,以及出类拔萃的气度,令那些美丽的姑娘怦然心动。而这里同样有一位超凡仙姿的琼结姑娘达娃卓玛,她甜美的笑容,曼妙的歌喉,无疑是熙攘人群中最美丽的凤凰。这样一对璧人,眼神相看的刹那,便有了心灵的交集。皓齿人儿含笑向满座瞧了瞧眼珠娇滴滴一转斜瞅少年的脸儿

拉萨熙攘的人群中间琼结人的模样儿最甜中我心意的情侣就在琼结人的里面聪慧的仓央嘉措,自是明白,这位琼结姑娘达娃卓玛将是他命里的劫。也许是酒馆的酒太过让人迷醉,又或许是姑娘的温柔笑容,撩人的眼波太过让人痴恋,无论是福是祸,他都要让自己沉陷。仓央嘉措知道,他需要她,需要她柔婉的爱抚,闻着她芬芳的气息,可以慢慢地抚平他心中的伤痕。一段爱情的背离,需要另一段爱情的填补,纵然是活佛,也不甘寂寞,也禁不起温柔的诱惑。

在小酒馆女店主殷勤的撮合下,他们就这样夜夜相会在一起,缠绵缱绻,难舍难分。美丽的琼结姑娘,给了仓央嘉措前所未有的柔情和欢乐,那是一种隐秘的人生极乐。他想着,纵是在佛界,修炼到最高境界,也不过如此。至今也没有人能够说清,肉身的快乐和精神的快乐何种更令人销魂蚀骨。也许只有真切地体会过,才能道出哪一种快乐适合自己。仓央嘉措觉得自己离佛界越来越远了,此时的他,只愿意做沉沦凡尘的宕桑旺波,享受爱情极致的快乐。相逢不易,说是夜幕降临,待布达拉宫沉睡之时仓央嘉措就可以下山会见达娃卓玛。可等待总是漫长,用白日漫长的等待,换来一夜的倾城,仓央嘉措仍旧觉得不够尽意。情到浓时,片刻的分离都是煎熬。更何况在仓央嘉措的心里,一直担忧着,生怕哪一天,自己的行踪败露,那时候他对琼结姑娘在温床上许下的誓言,还能恒久么?顾不了那许多,每一晚,他们都恨良宵苦短,雄鸡唱晓——

白色的桑耶雄鸡请不要过早啼叫我和幼年相好的情人心里话还没有谈了把帽子戴在头上将辫子撂在背后说:“请慢走!”说:“请慢坐!”说:“心里又难过啦!”说:“很快就能聚首!”

这就是爱情,只有深陷于爱情中的人,相聚的时候,才会觉得时光不依不饶。离别之后,又会怨怪时间流逝得太慢,待到何时才可以再次重逢?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惊扰他们的梦。他们每日所期待的,就是黑夜的来临,那晨晓的雄鸡,能不能忘记啼叫,这样他们就假装黎明不会到来,假装夜还是那么黑。为什么人生聚聚散散这样地频繁?美丽的琼结姑娘达娃卓玛不知道,天亮后这位对她百般温柔的情郎去往何方。她不会知道,在庄严华丽的布达拉宫,有一道隐秘的小侧门,通往活佛的寝殿。而英俊的宕桑旺波,是来自布达拉宫的王,是至高无上的活佛。她该匍匐于他的脚下,为今生的爱恋许下永久的夙愿。人只有自救才可以救人,深陷情网的仓央嘉措,无法解脱自己,又如何去解脱众生?情感是心中最深的结,千缠百绕,是否将爱恨尝遍,才可以淡然那么一点点?

仓央嘉措每天都在编排同一个情节,白日他是布达拉宫的活佛,漫步云端,俯瞰众生。夜晚他是拉萨街头的浪子,落入尘埃,服食烟火。他不厌其烦地装扮着两个角色,反复地脱换服装,频繁地摘戴假发,往返于佛宫与世俗的山径。这一切,他做得天衣无缝,知情的唯有那条忠实的老黄狗。

胡须满腮的老狗心眼比人还机灵别说我黄昏出去回来时已经黎明它是忠实的,黎明到来之前,它会守候在小小侧门旁,等待那位年轻的主人。唯有见到这条老黄狗,仓央嘉措才安心。一夜的欢情,让他更加精力充沛,矫捷的步子迈过门槛,走向长长的石阶,回到寝殿。没有人知道,这张佛床,已经许久没有人体的温度,每晚只有月光轻轻地洒落在上面,将秘密袒露无遗。东方既白,朝霞晕染的天空,格外地醉人。此时早起的僧人在院里打扫落叶,汲水插莲,等待那些转经的人,从天南地北的远方,来到这座圣洁的佛殿,接受佛光的普照。这是信仰,没有信仰的人生将是多么贫乏,多么浮浅。信仰了佛,意味着从此清淡安宁;信仰了爱情,意味着欲生欲死。今日的我选择在别人的故事里追忆,明日又是谁立于飞雪的窗前,假装怀想今天的我?

伟大的战士

我是一名声音爱好者,从小喜欢读书朗诵,一直梦想称为这方面的人才!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